第四章 火狐&;#183欲(1 / 2)

意定乾坤 闻义 1731 字 2个月前

随着眼睛向外看去,一头头倒地痛苦呻吟的老狼,一丝丝鲜血不停往外喷的成年狼,一颗颗眼睛翻白没有生气的幼狼,躺的一地都是。

咚,凌亦的心猛地跳动一下,眼瞳狠狠收缩变得阴沉。“不要,不要。不要啊。”将全身的怒意化成声浪,向外冲击。晶莹的泪珠,喷洒而出。十年来他第二流泪,除却第二年爷爷失诺没有出现外,这算是第一次。

同时白狼向天狂啸,破铁狼爪,锵的一下外伸,直竖的狼毛,凸起的獠牙,配合着嗷叫显得格外狰狞。

轰,又是一声巨响,数十头森林木狼应声倒地,其中还包括母狼。

白狼见自己的母亲倒下,破金的利爪,向后一蹬,平时看似结实的岩土,此刻如豆腐般碎裂。木狼这时,从后跳出拦在白狼身前,阻碍其外出。白狼不解地愤怒狂叫。

缓缓地,木狼扭过头来,那早已湿透的脸庞,告诉它“其实我比你更加痛苦。”

哈,哈哈。一股极其阴柔,类似太监般的不男不女恶心笑声传来。“不堪一击。”

咚,咚咚。凌亦的心跳一二拍地跳着。哒,哒。迈步失魂地向外走去。

“哦,没想到这里还其他有人哦?呵呵。”阴柔声突左突右地传来,却是没发现半个影子。“就是不知道是‘人狼’还是‘狼人’。呵呵。”声音不由得打趣凌亦。

嘣,一头五米高全身裹差火焰,尾巴却带有点点白色的三目狐狸从天而降,落到凌亦面前。层层的岩石震的四处飞散。鼻孔一喷,股股白气射出,吹的凌亦原来已是凌乱的头发,纷纷上扬。

嗷呜,白狼和木狼同时跟出,凶狠地冲着火狐嚎叫。可是就是没有上前一步,眼睛的余盯着凌亦,好像是在等候命令。两狼一人配合多年,每一个功击动作都经过无数的磨合,训练。

慢慢地,凌亦抬起头颅,用嘶哑的声音说道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这样做,它们并没有得罪过任何人。”

“呵呵,小弟弟,你真是太天真了。不得罪人,就不能让别人来得罪吗?呵呵。”阴柔的声音从火狐的头上传来,一个涂得满脸红扑扑身穿露腿旗袍的‘男人’坐着道。

早已红湿的眼睛,带着凶光冲向阴柔‘男人’道“你是谁?”

“都是一个快要死的人了,还问是谁?哦,我知道了,是不是担心下了地狱,说不出死在何人手上而投不了胎呀。呵呵。”阴柔再次打趣道。

不过凌亦对此并没有过多恼怒,他清楚知道,眼前这人妖的实力远超过自己。俗话说,君子报仇,十年未晚。这时,他只是想试探此人的来历,等待将来有主可寻。固站着一动不动地盯着。

“哦,好可爱的小弟弟哦。不过太可惜了,一会你就会变成一具尸体。不用这样瞪着我,哥哥我会害怕的。”说完向凌亦抛了个媚眼。

如果是平时,凌亦早就吐个十七八次,不过现在他忍,跳跑对于他来说太容易了,只不过目前他要的就是弄清来者的身份,不然他会不甘心。

“火狐?欲,是你。没想到华鲁族这么舍得下本钱,请你来杀我这个小孩子。”受伤的小女孩,拖着身子走了出来。看见来人眼瞳一收,狠狠道。

“呵呵,昵可小妹妹,现在知道也太晚了。没有小叔叔在,你是死定了。在死之前再告诉你一件事吧。”男子缓缓站起来,压了压手,道“你这次的行走路线是你家三叔通风报信的,不知道你信还是不信。呵呵”

令恶心的笑声从一开始到现在都还没停止过。

呼,凌亦深深地呼了口气,手向后挥了挥。二狼眼睛一直注意着他,见有指示,纷纷向后退去。其他众狼也一一带起受伤的狼和已死的狼隐去。脑袋一歪,啪啪。道“火狐?欲,是吧。这个仇,结定了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,火狐?欲并不把狼群放在心上,任由它们隐走。

“小弟弟,你还真是可爱到极点,你以为就凭,你还不到地阶的蛮力能伤到我吗?而且你还不看看,这里还有我的坐骑火狐呢,”看到凌亦的镇定,欲不由的摇摇头,轻藐道。

得到的答复却是几个最简单不过的“水绝?千杀浪。”五个字。

哗,哗,哗啦。浓浓的水气,瞬间将火狐淹没。欲一怔轻笑道“有点意思。”不过并没过多的在意,好像这对他来根本就不值一提。依然坐在狐头上看着凌亦结阵。

凌亦双手快速结出水行印记,轻轻一点,阵法发动,随后慢慢向后退去。他原本就没指望这阵法能将之杀死,这只不过是个障眼法罢了。退出阵中,群狼早已在旁等候。挥手道“你们先去幻幽谷等我,一会我就到。”

木狼会意地点点头。可小女孩不肯,摇了摇头,道“不行,你也得走,你是打不过他的。他可是。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